要买特价车 就上陕西购车网

召回·投诉
更多
详细内容

3·15|新造车召回,谁最不讲武德?

2021年年初,新造车的热度炒了一轮又一轮,从刚开始的皆不看好,到如今世人跟风而行,属于新能源的草莽时代进行到了哪一步?315将至,谁又会不幸登台?

或许,我们可以从产品召回的角度一探究竟。

蔚来:自召回后未再发生电池类事故

谈到蔚来,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当年“余热”持续至今的“自燃”。

2019年4月22日,西安发生蔚来ES8自燃事件;5月16日,上海发生蔚来ES8自然事件;6月14日,武汉一辆蔚来ES8发生自燃事件。

1.jpg

随后,同年6月27日,蔚来宣布召回部分搭载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蔚来ES8电动汽车,共计4803辆,召回成本达3.391亿元。

2个月的反应时间,蔚来的回应是这样的:召回车辆使用的动力电池所搭载的模组内,电压采样线束存在走向不当情况,可能被模组上盖板挤压,导致被挤压的电压采样线束表皮绝缘材料磨损,极端情况下可能造成线束绝缘层烧损从而引起电池包热失控和起火。

然而,宁德时代却给出了另一种说法:召回的电池包箱体和其供应的模组结构产生干涉,从而产生安全隐患。

双方的各执一词,究竟谁在说谎?至今仍是个谜。

但无论真相如何,存在安全问题是既在事实,都暴露出蔚来在供应链管理和质量检验方面的漏洞。也是因此,在随后的半年里,蔚来一次又一次地被质疑声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李斌也成为那一年里“最惨的人”。

2021年,蔚来爬出“自燃”的深坑了吗?在某度上,写下“蔚来汽车 自燃”的词条进行搜索,相关新闻主要集中于2019年。

“从我们电池召回以来,至今没有发生一起电池类安全事故。”去年11月6日,在蔚来100kWh电池包的发布会上,李斌强调:“我们不妄谈永不起火,凡事都要讲概率,我们已把起火概率降到非常非常低。”

威马:边召回边甩锅,电池来源有很多

同样经历“自燃”而被召回的还有威马汽车。

去年10月,福建南平邵武市交通运输局发布通报称,投放的威马SUV车型的新能源汽车在10月5日、10月13日接连发生两起自燃事故;10月27日,北京北四环力学所一辆威马EX5发生自燃爆炸。

2.png

10月2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威马汽车召回2020年6月8日至2020年9月23日生产的,装备了电芯型号为ZNP3914895A-75A的动力电池的部分2020款威尔马斯特电动汽车,共计1282辆。

据召回公告显示,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由于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产生异常析锂。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电芯短路,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并产生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一句话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据了解,威马汽车一共有四家电池供应商,分别是宁德时代、塔菲尔、中兴高能和瑞浦能源。有媒体曝出,威马发生自燃的电池供应商正是中兴高能。

巧的是,面对质疑,中兴高能连夜澄清,“10月27日发生于北京的威马汽车起火事件,涉事车辆搭载的并非高能技术的电池。”

随后,威马也再未就此事表态。时至今日,召回的动力电池究竟是哪家供应商的产品依旧是个谜。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威马这一手高度雷同蔚来召回模板的操作是否为真甩锅,其只要反应时间够快,能提供合理的补偿方案,对消费者而言都会有一定的安抚效果。

用户表示:“半个月了终于等到了明确公告,但还是希望在更换其他品牌电池这方面能够与车主商议沟通。”“有问题,早发现,早解决是好事,今后选择电芯供应商的时候长点心吧!”

理想:升级和召回傻傻分不清楚?

2020年11月6日,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显示,理想汽车召回生产日期在2019年11月14日至2020年6月1日的理想ONE电动汽车,共计10469辆。

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由于前悬架下摆臂球销脱销力设计原因,车辆受到碰撞冲击时可能导致前悬架下摆臂球销脱开,可能会影响车辆的操控,极端情况下会增加发生事故的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理想汽车的安全隐患并不止于此。粗略统计下来,自2019年12月份交付以来,理想one的事故问题涵盖断轴、自燃、智能辅助系统bug、仪表黑屏、动力电池故障报警、无法加速等,产品质量、信用风险成迷。

其中,截至2020年10月末,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共97起,有10起出现了“断轴”情况。

3.jpg

认真算起来,理想汽车最早出现断轴新闻是在19年1月,一辆理想ONE与宝马相撞导致断轴,由于是双车发生碰撞事故,理想究竟是否存在设计缺陷,这一点很难判断;2020年5月11日,一辆理想ONE右前轮和马路台阶发生碰撞,右前下摆臂球头脱落,出现断轴。

多则1年零10月,少则6个月,理想汽车不仅反应时间异常的长,而且还使用了一招“掩耳盗铃”。

记性好的吃瓜人士肯定还记得,去年11月1日的理想汽车秋季媒体沟通会上,理想汽车打着“免费升级”旗号,宣布推出“硬件升级”(实为召回)。

“升级肯定是因为当时有缺陷,这很正常。”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在媒体采访环节承认,“这个缺陷跟其他正常行驶就断掉是不一样的,是发生碰撞时断的概率超过正常车的平均值,如果不撞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一次惯于玩文字游戏的李想,被媒体和消费者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一遍又一遍的鞭笞,最终在第三天宣布召回。打脸速度如此之快,都不知是该夸奖其悔改迅速,还是该质疑其方案 B早就备好。

小鹏汽车:新造车里召回数量最多

今年1月29日,小鹏汽车召回2019年3月29日至2020年9月27日生产的部分小鹏G3汽车,共计13399辆,召回故障率达到32.5%。

小鹏汽车官方给出的召回原因是:逆变器直流母线电容上连接铜排螺丝的镀锡端子因锡须可能会造成高压直流电正负极间短路,导致逆变器无高压电供应。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如果车辆处于停车状态,可能无法再次启动;如果车辆处于行驶状态,可能导致车辆失去动力,存在安全隐患。

4.jpg

虽说,小鹏汽车本次的召回数量在动辄上十万的车企中并不算多,但这却是新势力中召回数量最多的一次。

有网友表示:“小鹏此次召回实属有些突然。”不过,这真的突然吗?或许早就有迹可循。

查询车质网可以发现,小鹏汽车累计被投诉记录有18条,其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我购买的小鹏G3电动车于2020年10月11日出现动力故障无法行驶。官方400客服安排将我的车拖至服务中心进行检修。至今,该中心未做任何维修处理,我10月19日前去了解情况,发现我的车辆前轮被铁链锁住,工作人员告知我要缴纳每天2000元的停车费才能将车挪走。

倘若此为发现问题的时间线,那么,小鹏汽车从认识问题到召回花了3个月的时间。同时,此次召回的车辆包括19年生产的车辆,最早时间段为2019年3月29号,也就是说新车上市4个月就已经出现了故障问题。

总的来说:

在召回的道路上,新造车们都无一幸免地先后踏入不同的深坑。从召回的部件来看,不单单涉及电池一类,而是涵盖到了车型内饰、底盘等其他相关部位。

2020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共发布汽车相关召回公告145个(包含工程车辆及轮胎召回)。其中,共涉及69家车企的245余款车型,召回总量673.7万辆,新造车召回总量仅1.2万辆。但这也仅是因为新造车整体体量过小,召回的车辆数字只占据小部分。

随着资本市场对“新能源”的偏爱愈发严重,“新晋流量”这一称呼的含金量也水涨船高,一家车企的产品质量逐渐开始体现在其抢夺销量速度和品质的抉择之上。“快”对于新造车们的质量来说,终究是弊大于利。毕竟,连马斯克都承认,产能爬坡期的新车不建议购买。